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may | 28th Oct 2008 | 一般 | (2502 Reads)
今天放假去了深圳一趟,因為要續人民幣的續期,雖然不多,利息總強過儲蓄。怎料中國銀行的服務是有過人之處,毋須你指示,自動續期三個月,直至你再有指示,但你的指示只可以在你期滿那天才可下達,不然就在網上完成指示,但中銀的網,不提也罷。剪完髮便去了廣益子,好久沒有去,在裝修。技師入門口便問: 做幾個鐘?兩個鐘。她臉已有不悅。你推油?係。你有無帶油?無。咁你點推?咁就唔好推啦。你可以輕點嗎?可以,但不久便像鬼爪般令我手痛到叫救命。管你高不高興我問她: 你不懂按,你就輕點成嗎?她不敢吭聲,反而她的同事269,在按另一個女人在幫腔: 她在店子開張便在這裡做了。我立即回應: 做得耐不是代表做得好。也許是她同事的幫拖,她用普通話和她同事說:一時輕一時又話重。我氣得七孔生煙: 咁你咪試吓同自己按,看你怎說?是的,她真的放軟手,但手像雞毛掃在掃你手,我忍不住問她:究竟你還有多久按?一聽還有四十分,便要她再按肩好了。這下好了,她怕投訴終於使出她的真本事。無它,嫌我二個鐘,累她不能番牌第一,有排坐空櫈。我明,但你都要盡你自己的本份。是了,語氣一好,加她一個小時,她的手又放軟了,口就不停地說話了。完結時她居然厚顏向我討小費,都算了,還要我去更衣室拿小費給她,因為公司禁的。我不是看她人工少,真的不想給她。但我現在用錢換回來的是兩手像給锤子鎚傷了,背部疼痛,很可憐。若然戲子無情,婊子無義,在內地的按摩師可以集兩者之大成,既無情也無義。